当前位置: 首页 > 观点荟萃 > 正文

席建超:高质量发展全域旅游

作者:席建超    编辑: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9-23 15:10:40

字体:T大 T小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科学院区域可持续发展分析与系统模拟院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席建超围绕“中国旅游业基本国情与贵州全域旅游发展导向”作专题报告。

 
 

我们已经做了一个有可操作性的五年规划,现有的规划有些平铺直叙,应该继续研究,在五年的工作中分出轻重缓急,目标和任务都很明确,做全域旅游示范省、国际旅游目的地,我个人认为,产业问题怎么干?旅游目的地培育怎么搞?这可能是未来最主要的两个问题。同时,这里加了个约束条件——高质量发展。我们在高质量发展基础上谈全域旅游的问题。什么叫高质量发展?什么是旅游业的高质量发展?如何落地?我们发现千差万别。我个人认为高质量发展要强调阶段性和地域差异性,6000美金的地方不要谈1.2万美金的事情,更不能浪费发展前景,小富即安。贵州刚井喷发展了10年,我个人认为还要再干30年。在充分考虑阶段性和地域差异的基础上,有明确的目标诉求非常重要。另外还有个纠偏的问题,与“五大发展理念”不相协同的要纠过来,下一步才是高质量发展。

高质量发展可能在贵州是大干快上加细嚼慢咽,要快也要讲质量。所有从事旅游行业管理和研究的人的基本素养是什么?旅游这个行业是:在不管什么地方,所有的经营、开发、活动都是依托几千年来最精华的山水人文资源,是那个地方集山水人文的精华之处,当某个地方发展到这个阶段,要慎谈开发做减法,要有强烈的责任感。做旅游的做好了,名扬千古;做不好,遗臭万年。特别是对贵州,我们已经把这一块山水,中国的一个宝贝保存了两千年,我们迎来了开发的最好时机,需要慎之又慎!注意自然生态型景区防止过度城镇化,历史人文类景区防止过度商业化。这是对我们过去40年旅游业发展很重要的反思。

 
 

 

 

高质量发展,意味着我们从单目标的扩张到多目标的协调,从工业化、标准化生产到个性化、特色化的雕饰,要有工匠精神,这对每个人都是考验。大家做规划的时候要有一个判断,规划不是要你画什么图、画什么纸,而是问题导向,目标导向、出口导向,三位一体。

贵州要“三位一体”的往前冲,如,740个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开发了有10个吗?只要不超过50%,可以大量开发。黄果树景区也是,故宫0.72平方公里承载量8万人,黄果树50平方公里只承载量3.6万人?这里我们必须要扫除思想误区,大干、快干、巧干。我们现在不谈保护,也要谈尊重,尊重历史、文化、生态,尊重过去两千年祖先给我们留下的这份遗产,它沉寂了两千年,它终于开始变成金山银山的时候,这本身就是一种保护,是一种历史责任。

对于一个地域发展而言,首先影响发展的宏观要素上是自然气候和地质构造。贵州的海拔1100-1300米,凉爽宜人的气候决定了它可以做旅游避暑目的地;地质构造上,贵州属于喀斯特地貌,天然的地壳运动造就了形态各异的高山峡谷,也因此形成了“孤岛”地域;河流资源上,丰富的雨水及河流冲刷形成了独特的地貌格局。其次,微观上看前期极少的人类干扰,导致了区域孤岛、景区孤岛、文化孤岛、生态孤岛。在此基础上,我们最早开发的是景区和度假区。到这个阶段以后城市、环境、乡村,景区文化+旅游,价值和品质形成了景区主导的产业集聚模式。

下一步,我们要关注城市旅游产业怎么集聚、乡村旅游怎么集聚、很多以环境为载体的旅游资源怎么发展?首先核心做产业、然后做目的地、最后做全域旅游示范省。第一步是判断什么阶段、什么区域?生态功能区的高质量发展是保护为主,重点开发区的高质量发展是以开发强度效益高为主的;这时在第二阶段做整个旅游业发展规划时,要因地制宜、因水平制宜,高阶段的优化提升,低阶段的大力培育,要有层次感。第三阶段产业培育,第四阶段是旅游目的地建设。产业培育是重点,最后高质量的目标才能实现。

 

(本文根据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科学院区域可持续发展分析与系统模拟院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席建超在新时代学习大讲堂第二十期时代前沿知识专题讲座资料整理)

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 获取讲座最新资讯

扫一扫
获取讲座最新资讯